返回网站首页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简介 >
上海“小红楼”案:在魔都藏了20年的淫窟迫害女性为“各级领导”
作者:admin  日期:2022-07-02 17:46 来源:未知 浏览:

  上海许昌路632号,对外名号“创富大厦”,因为外墙是用红砖建造的,故而当地人称“小红楼”。

  这是一个在公开发行的纸质地图、电子地图、还是快递的可送达区域,你都找不到的地方。

  有关小红楼的一切,邪恶的有些不真实,如果不是官媒报道,你不敢相信这是发生在2020年的事,而且是在繁华的上海滩。

  、取卵、强迫卖淫、性贿赂......更让人细思极恐的是,这样圈养女性的无间地狱竟然存在了长达20年。

  恶魔赵富强,就是制造这间地狱的黑手,他是江苏人,原来是个小裁缝,奔着发财梦,他来到了魔都上海打拼。

  大上海能人很多,一个小裁缝如何快速发家致富呢?这时人肉交易变成了赵富强的财富密码。

  第一单生意,没有人肉资源的赵富强让自己老婆亲自出马,他把妻子推给其他男人完成皮肉生意,赚了第一笔钱。

  在PUA还不太流行的时候,赵富强就已经是高手了。他尝到了甜头,开始诱骗、迷惑了一批农村姑娘,通过殴打、、拍裸照视频等方式威胁控制她们,逼迫她们“下海卖身”。

  赵富强以这种手段快速豢养了一批女孩,供男人享乐,积累了大量的财富。走通了这套“商业模式”,赵富强迅速搜集到了第一批“资源”。

  然后他开始租门面房,开了两间发廊,一个叫“旺盛美发店”,一个叫“双双美发店”,开始光明正大地做皮肉生意。

  据传,赵富强生意做到最大的时候,控制了上海杨浦区1000家门店,从2000年开始,一直到2020年被查,20年的皮肉生意起家,赵富强至少赚了10亿!

  北京的天上人间黄了,上海的白马会所凉了,郑州的皇家一号封了,那赵富强的小红楼是怎么做到平安运营20年的呢?

  没有保护伞,违法生意难以做大做强。赵富强摸清了“达官显贵”们的喜好,建了与他们身份相符的“小红楼”。有了“私人定制”的场地,有了围猎的对象,就差佳丽资源了。

  于是赵富强成立了一个空壳公司,用来招聘刚毕业入世不深的女大学生们。殊不知她们到了小红楼里,就是羊入虎口了。通过这种手段不断地如法炮制,许多女孩成为了受害者。

  整个大楼内摄像头密布,所有房间都需要不同的门禁卡,里面安插了很多赵富强找来的打手。

  赵富强把这些女孩当成性工具,豢养、、、暴力、殴打、囚禁、拍裸照,用于取悦各路权贵,不仅要她们陪酒陪睡,还要学习各种“技巧”,主动去迎合、满足某些变态的性需求。这也成为了赵富强性贿赂贪官奸商赚取利益的最佳工具。

  还会被取卵,成为别人的生育工具。为了彰显自己的权力,他在这些女孩的隐私部位,刺上“赵富强专用”几个字,她们的交易收入要全部上交,身心也被彻底摧残。

  第一个曝光小红楼的人,是从美国留学回国的陈倩。因为无意间点开一条招聘信息,她前往小红楼面试。当得知她的实际工作是为官员们提供性服务时,她已经出不去了。

  一次赵富强在了陈倩后补偿她,让她去银行取一笔钱,她有了逃跑机会。到警局报警说了遭遇后,根本没人相信。随后赵富强带着她母亲去了警局,警察以“家庭纠纷”的理由调解成功。

  直奔警局要人,这不是一般人能干出来的。这说明他心里有数,自己完全罩得住。而警员的做法更加匪夷所思,很难不让人发生联想。就这样,原本以为可以奔向光明的陈倩,又再次回到了魔窟。

  2018年初,崔某也逃出小红楼。为了逼崔某现身,赵富强满上海播放她的裸照。极致的羞辱,终于令崔某彻底绝望。这一次,她选择拿起法律的武器。

  2018年,崔某向上海市委第一次检举,2019年初,崔某又向杨浦区公安局报案……这样的力度都在赵富强的安全范围之内,所以庭审时他也毫不在乎。

  直到2019年3月,崔某又实名举报了在小红楼里“消费”过的多名官员。这次,正赶扫黑除恶督导组在上海。赵富强的保护伞,终于崩塌了。

  赵富强把小红楼员遣散,自己却没走。他拍下空荡荡的办公室发给崔某:“一切都没了,你真的害苦我了”。最终,扫黑组在江苏逮捕了带着4个女人逃离上海的赵富强。

  文化是赵富强魔窟的遮羞布。赵富强成立了文化公司,拿下了上海法治天地频道《平安上海》栏目运营权。

  在SMG网站的介绍中,法治天地24小时全天播出,秉承着“弘扬社会主义法治、促进司法公正、维护司法权威”的创办理念,以“引领法治精神、集成法治资讯、提供法律服务”为内容定位。能够拿下这样一个权威频道栏目的运营权,这意味着什么?

  赵富强还打着上海潇戈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旗号,多次实施以暴力胁迫的手段非法转移巨额房屋租金,故意欺骗并侵占国有资产等具有黑社会性质的违法犯罪行为。

  在赵富强的小红楼商业版图里,关键人物有三个,杨浦区原政法委书记卢焱、杨浦区原院长任湧飞、松江区法院院长张铮。

  在卢焱落马的前一天,还给赵富强打电话叫他跑路。近日,上海松江法院院长张铮被查了,他曾经是“小红楼”案的主审法官。

  上海二中院经审理查明,2003年至2019年间,被告人任湧飞利用其职务上的便利,或者利用其职权、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,收受请托人给予的财物,折合人民币共计250万余元。

  人性,就是这么复杂幽深。犯下如此滔天罪行,最终的审判结果,出乎大家的意料。他的保护伞,13名官员,有人只判了2年不到的有期徒刑。被他坑害毁了一生的女人们,判了至少8年起步。

  2020年9月22日,赵富强获判死缓并限制减刑,罪名多达十宗: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、、诈骗、寻衅滋事、强迫交易、敲诈勒索、盗窃、组织卖淫、聚众、行贿......

  上海杨浦区委政法委书记卢焱,被判17年。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党组书记、院长任湧飞,获刑7年6个月。

  杨浦分局殷行路派出所所长胡程浩获刑4年,长白新村派出所副所长孙震东获刑1年6个月。这样的判决,被网民戏称“罚酒三杯”。

  关于此案,新闻报道极为简略,在冲上热搜后也是不断的降低热度。只有9家新闻媒体报道,要知道上个月一个钢琴家嫖娼还有几百家媒体报道。

  从法治媒体到政法领导,都被赵富强的邪恶吞噬。如果你发现一只蟑螂,在暗处起码还有100只。扫黑除恶,一刻也不能停。

上一篇:金健米业(600127)股票价格_行情_走势图—东方财富网
下一篇:酒鬼酒重新定义酒鬼酒